推广 热搜: 准考证打印    经济  公布  考研调剂信息  策略  公司研究论文  地方  基于   

五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一]

   日期:2021-07-25     来源:www.xiangcunluyou.com    作者:未知    浏览:166    评论:0    
核心提示:1、关于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我在1999年4月和2001年2月、5月、12月先后以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为题写作的四篇论文(以下简称《一论》、《再论》、《三论》、《四论》[注1])里,均曾就物质生产萎缩、种种金融衍生品买卖和股市买卖恶性膨胀为内容的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亦即虚拟经济做过说明。
1、关于金融垄断资本主义

我在1999年4月和2001年2月、5月、12月先后以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为题写作的四篇论文(以下简称《一论》、《再论》、《三论》、《四论》[注1])里,均曾就物质生产萎缩、种种金融衍生品买卖和股市买卖恶性膨胀为内容的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亦即虚拟经济做过说明。目前依据最新材料,对美国虚拟经济的进一步进步做些补充说明。

所谓美国虚拟经济,包括物质生产萎缩和种种金融衍生品进步如此两个方面。

先就物质生产萎缩简略补充什么时间:

第一,美国非金融公司(即除银行、保险等行业以外的公司)所拥有些实物资产(包括厂房、机器设施、土地、商品库存),1955年占这部分企业的资产总额78%;到2002年3月,这个比重降低到53%。假如抛除在此期间地产价格上涨原因,降低幅度还要增大。[注2]

这个事实事实上是说明,即便是美国那些从事物质生产的公司,它们50%左右的经营活动也已经不是在物质生产范围,而是转向金融赌博范围了。

第二,2002年首季,美国工业的主体制造业收到的新订单比2001年同期降低了5%;同年1、2月分,制造业售出的商品比2001年同期降低了6.1%。同年3月,美国制造业和建筑业各解雇了约4万名职工。[注3]

依据美国官方公布的统计,假如单就2002年1月与2001年12月比较,美国制造业收到的新订单倒是上升了1.6%。然而实质状况是,在此期间,只有军用飞机及其零部件的订单大幅度上升了53.9%(这是美国联邦政府从事战争和大规模备战的反映),另外就是汽车制造上升了6.6%,几乎所有其他的订单都降低了。比如:

钢铁:降低5.9%;

铝和其他有色金属:降低了14.5%;

工业机械:降低了15.4%;

金属制造机械:降低了10.2%;

涡轮机、其他发电机、输电设施:降低了33.9%;

材料处置设施:降低了29.8%;

电子计算机:降低了25.5%;

非军用交通设施:降低了39.1%;

电子元件:降低了33.8%。

因此,即便就2002年1月的总体状况而言,美国制造业收到的新定单更不是上升,而是降低了。[注4]

制造业收到的新订单的降低不只标志着现在美国物质生产的萎缩;更为要紧的是,它预示着物质生产以后将进一步降低。

这里有必要说一点美国汽车制造业的实质情况。借用美国《福布斯》杂志一则网上新闻的导语,在外国同业面前,“底特律手里正在摇晃着白旗”。其缘由是,美国三大汽车制造企业的所在地——底特律,正处于外强中干的境地。6年之后,即到2008年,三大汽车制造公司之一——克里斯勒公司出厂的几乎全部轿车的部件都将是外国研制的,剩下的将只不过“美国的皮肤”。三大汽车制造公司之二——福特企业的状况,届时将与克里斯特基本相同。即便是位居三大汽车制造公司之首的通用汽车制造公司,那时出厂的半数轿车,其部件也将是外国研制的。[注5]

第三,美国工作母机的销售,1997年以来基本上呈逐年降低的趋势。

其具体状况如下:

1997年:556000万USD;

1998年:491000万USD;

1999年:390000万USD;

2000年:399000万USD;

2001年:267000万USD。

上述状况说明,2001年工作母机的销售金额还不到1997年的50%。2002年1、2月份,这种销量继续降低。[注6]

工作母机销量的锐减,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美国工业、尤其是制造业生产的急剧下滑。

目前再说事情的第二个方面,即种种金融赌博业的进步。

先从房产泡沫说起。

美国房产泡沫的总体状况如下:

美国所有房产总金额:

1980年:29440亿USD;

1990年:66080亿USD;

2000年:110650亿USD;

2001年:120380亿USD。[注7]

这意味着什么呢?

它意味着,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第一年,21年间,美国房产总金额大约每隔10年就翻一倍;1980年还只有29440亿USD,1990年就翻到66080亿USD,2001年再翻到120380亿USD。

长期以来,拥有我们的住房成为所有美国人的“美国梦”。上述房产总金额的大幅度、成倍增长,是否标志着美国人民群众所拥有些住房也大幅度、成倍增长了呢?不是的。的确,少数原来的无房户目前有了住房了;但,也有不少原来的有房户目前失去了住房。实质存在的房产基本上没增长,房产总金额却大幅度、成倍增长,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呢?一言以蔽之,这就是典型的房产泡沫。也就是说,它基本上是一种虚拟经济。这种虚拟经济,主如果两个“政府主导企业”[注8],即联邦抵押协会和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投入很多资金、由金融赌博家们从事房产赌博形成的。这种房产泡沫,与日本1989年以前存在过的房产泡沫几乎一模一样。既然是泡沫,就势必破灭。日本的房产泡沫早已破灭,美国也不可能例外。它一旦破灭,也就是说,房产价格一旦大幅度降低,将不只使美国的房产商和居民遭受毁灭性打击,而且将拖垮包括商业银行在内的整个金融系统,使整个美国经济陷入深渊。[注9]1990年包括房产泡沫在内的虚拟经济破灭,使日本国民经济经历了战后以来时间最长、程度最紧急的经济危机,到今天未能走出困境。因此,这个问题具备紧急的性质。

目前就“套利基金”(又称“对冲基金”)、“利率期货”、“外汇期货”、“股票指数期货”等金融衍生品买卖和股市买卖组成的美国金融赌博业的进步近况,做若干补充说明。

在美国联邦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业委员会2002年3月20日举行的听证会上,联邦抵押协会主席富兰克林·雷恩斯公开承认,他主持下的这个协会持有金额为5330亿USD的金融衍生品合同。[注10]至于雷恩斯先生的坦率程度,也就是说他对这个数字是不是有所缩小,局外人就不能而知了。

美国各大工商金融业公司大都从事金融衍生品买卖。世界著名的安然能源公司[注11]即为其中突出的一例。在2001年12月2日申请破产前,为扭转债台高筑的危险局面,该公司负责人曾冒险下赌注,暗地从事大规模的“套利基金”买卖,企图藉以捞到一笔资金,以挽狂澜于既倒。出于他们出人预料,这盘赌局的赌注下错了,赌输了,不只未能捞到他们想捞回的资金,反而很多亏本。这次赌博输了,导致该公司申请破产形成不可逆转之势。公司破产后,这场遭到惨败的暗中金融赌博才暴露于天下。在美国规模最大的商业银行里位居第三的美利坚银行控股公司,也因在“套利基金”赌博中遭到惨败,在法庭争斗中第三失败不能不宣布给企业的股东赔偿损失5亿USD。[注12]这部分事实,充分显示了金融衍生品赌博的危险性。

安然公司金融赌博惨败,使华尔街一系列拥有巨额金筹资产的资金投入银行遭到牵连,它们的金融赌博活动的结果引起了大家的警惕。位居华尔街资金投入银行之首的美林公司,还有第一波士顿公司、摩根-斯坦利公司、戈德曼-萨克斯公司、里曼兄弟公司、所罗门-史密斯-巴尼公司,等等,纷纷接到了纽约州政府检察长办公室发出的传票,要它们到庭同意审查。其中,美林公司已因发出“具备误导性的股市研究信息”以利于本公司业务而被迫应允支付1亿USD的罚款。[注13]

我在《一论》到《四论》里都曾提到,美国金融衍生品买卖合同的最大持有者是银行,主如果商业银行。《四论》里说,到2001年6月,美国商业银行持有些金融衍生品买卖合同总金额为48万亿USD。后来状况又有新进步。截至2001年9月30日,商业银行持有些金融衍生品买卖合同总金额已达52万亿USD。其中持有金额最大、其脆弱性的暴露程度也最大的是杰·普·摩根-大通银行。[注14]本文下面还要谈这家银行。假如加上资金投入银行、保险公司、其他金融公司,再加上像安然能源公司之类的非金融公司,那样,美国公司所持有些金融衍生品买卖合同总金额就要大幅度增加。

假如把前四论加上本文所述的有关状况加在一块,就可以看出美国金融衍生品买卖的总体形态。

还有一个股票市场的问题。

美国股市从2000年3月开始狂跌以来,迄今为止,已经两年另两个月了。它目前的情况怎么样呢?

几种主要股票指数的近况如下:

道.琼斯指数:2000年3月达到顶峰,为13000点以上;当年十月14日降到9975点,2001年3月30日降到9878.78点,2002年5月28日仍处在9981.58点的低水平上;

纳斯达克指数:2000年3月达到顶峰,为5048.6点;当年12月29日降到2470.52点,2001年3月30日降到1840.26点,2002年5月28日再降到1652.17点;

标准普尔指数:2000年3月达到顶峰,为1500点以上;当年12月底降到1320.41点,2001年3月30日降到1160.33点,2002年5月28日再降到1074.55点。[注15]

两年多来,美国股市的基本态势,宛若行进在一片大沙漠里筋疲力尽的几匹骆驼,无论格林斯潘先生怎么样使劲鞭打,就是躺着不动,寸步不前。

《纽约时报》的结论是,由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的所谓“新经济论”鼓吹起来的美国股市兴盛“已经结束”,成为大家“正在消失中的回忆”。[注16]

这当然是美国经济形势严峻的一种反映。

关于金融衍生品买卖与股票买卖的异同,可以说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金融衍生品买卖与股市买卖具备一同点,即都是金融赌。

第二,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在于,前者与人类生产活动毫无关系,后者则与人类生产活动存在着肯定的联系。

第三,但股市买卖与人类生产活动的联系,状况比较复杂。在正常状况下,这种联系在一定量上是存在的。然而在金融赌徒们、尤其是那些下大赌注的金融赌徒们争斗十分激烈、股市行情瞬息万变之时,这种联系就荡然无存了。这种时候,股市买卖与上市企业的经营情况几乎毫无关系。

第四,金融衍生品买卖对人类的生产活动有害无益。股市买卖在正常状况下,对人类生产活动还是有一些促进用途的。然而在那些下大赌注的金融赌徒们疯狂争斗、破坏了股市的正常秩序时,股市买卖对人类的生产活动不只无益,而是有害,而且害处很大。纵观20世纪以来的美国经济危机史,每一场紧急的经济危机都是由股市狂跌引发的。我在《再论》里过去说过,美国近期这一场经济危机也是在这个经济周期处于兴盛阶段、由股市赌博惨败而忽然爆发的。这一次的区别,其一,股市狂跌是在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股市市值疯狂上升达到极点时发生的。其二,股市狂跌主如果由科技股价格崩溃带动的。

2002年1月26日出版的《经济学家》所作的结论是:“美国这次经济衰退的因素,不是‘9.11’事件,更不是联邦储备委员会针对通货膨胀上升而采取紧缩银根的政策。此次衰退的根源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金融泡沫宣告破灭。”

它的这个结论是否符合实质的呢?

我以为,是的。

在这里说一个理论问题。

不久前,有些同志问我:可否将美国“赌博资本主义”概念为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我答道:可以。也就是说,可以将现阶段的美国资本主义规范概念为金融垄断资本主义。也可以说,当代美国资本主义规范发生的主要变化是在金融范围。

说现阶段的美国资本主义规范是金融垄断资本主义,依据何在呢?它与“赌博资本主义”是否一致的呢?

这两个概念表面上不大一样,事实上是一致的。

主要依据如下:

(1)根据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基本看法,美国垄断资本主义是由金融寡头统治的。我在《三说美国——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危机》(以下简称《三说美国》)里过去论述过,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不只仍然由金融寡头统治,而且这种统治还进一步强化了。[注17]

(2)我在《三说美国》里也论述过,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以垄断资本主义为基础的。富兰克林·罗斯福1933年上台执政、着手实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为了挽救垄断资本主义于垂危之中,而不是相反;战后以来,美国统治集团继续实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为了加大垄断资本主义规范,而不是相反。[注18]

(3)如《一论》到《四论》与本文上述内容所言,美国从20世纪70年代、尤其是90年代以来种种金融衍生品买卖和股市买卖范围金融赌博的恶性进步,主如果由金融寡头及其在政界的加盟人所促进、所引导、所进行的。这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进入衰落阶段的特征。

(4)虽然垄断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及其所有制没改变,但资本增殖的方法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说,垄断资产阶级主如果从事金融赌博并从中谋求资本增殖。

(5)种种金融赌博的恶性进步,资本主义规范不能不主要依赖金融赌博存活,标志着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腐朽性的进一步进步。

上述各点,都符合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

事实是否如此呢?

我以为,是如此。

二,关于这场经济危机

美国近期这一场经济危机具备肯定的特征,它不完全是以一般、普通的形态出现的,因而引起了大家的种种议论,种种不一样的怎么看。在美国资产阶级内部,这是争论最激烈的一场危机。资产阶级政界、经济学界、舆论界、企业界统统卷入到了这场争论之中。

美国资产阶级一直回避“危机”一词,只不过说“衰退”。本文下面反复出现的“衰退”,就是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经济危机。

迄今为止,已经出现了以下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第一种,以小布什政府的财政部长保罗·奥尼尔为代表。他反对全国经济研究所“工商业周期”鉴别委员会已经作出的裁定,根本否认美国发生了这场危机。为此,他曾多次公开发表言论,向美国具备权威性的上述委员会挑战。最典型的一次,是他2002年3月5日出访中东途中在科威特城发表的一篇谈话。他说:“国内的经济从来没发生过衰退。在我看来,这一点是明了解白的。”[注19]说“从来没发生过”,是奥尼尔先生的口误;他的意思是说这一次没发生。此前,在同年2月于纽约举行的世界经济平台上,他也说过基本相同的看法,并公开把自己与美国经济学界的大部分人士相对立。

奥尼尔先生为人傲慢。他多次拒否认全国经济研究所“工商业周期”鉴别委员会的裁定,引起了美国经济学界很多人的非议,导致他的66岁过生日也过得非常不舒服。

以《商业周刊》为代表的一部分美国资产阶级报刊,附和奥尼尔部长的看法。2002年2月1日的网上《商业周刊》发表了一篇社论,主标题就是:《衰退?什么衰退?》。这种报刊中的第二家,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该报2002年3月12日发表社论,主标题也是:《什么衰退?》。

小布什总统的态度比他的财政部长要小心。在国内旅游途中,总统2002年3月18日在密苏里州奥法伦市发表谈话。他说:“尽管经济信息近来出现积极态势,但根据我的判断,大家还没走出丛林。”[注20]“大家还没走出丛林”,是直译,意思是“大家还没走出衰退”。

第二种,以经济评论家劳伦斯·库德洛为代表。他在2002年3月8日《纽约邮报》上发表评论文章,标题是:《再见,衰退》。文章的看法是:承认发生了“衰退”,但它已经结束,并已急剧回升;说这场“衰退”呈V字形。

华尔街的一部分经济专家和经济剖析家与这种看法基本一样。美联社2002年4月6日从华盛顿发出的一则综合报道里,引用了这部分专家和剖析家的看法。报道的标题就是:《经济回升呈V字形》。

第三种,以格林斯潘先生为首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下简称美联储)为代表。格林斯潘2002年1月以来发表的多次讲话,包括他2002年1月11日在旧金山的演讲,同年2月27日在联邦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业委员会的证词,同年3月7日在联邦国会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镇事务委员会的证词,同年4月17日在联邦国会参、众两院联合经济委员会的证词,同年5月8日在工商金融业委员会秘密会议上的讲话,基本上都是一个意思,即“衰退”已经结束,但复苏乏力,复苏依据不明显,经济前景存在着若干不稳定原因(其中主要一条是最后需要不稳定),还有一些风险。[注21]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同年3月19日例会后发表的新闻公报,也是这种看法。

第四种,以上述全国经济研究所“工商业周期”鉴别委员会为代表。我在《四论》已经提到,这个委员会曾于2001年9月26日发表公报,裁定美国经济的这场“衰退”开始于2001年3月,没说这场“衰退”何时结束。2002年2月11日,该委员会第三发表公报,以各种经济数字为据重申:美国经济仍处于“衰退”中,还是没说这场“衰退”何时结束。同年3月11日,该委员会在这场经济危机期间第三次发表公报,仍然不说“衰退”已经结束,只不过说“在以后的某一天,本委员会将决定到达低谷的日期。”这个委员会之所以得罪了奥尼尔部长,缘由在此。

第五种,是以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为代表的企业家们的看法。2002年2月3日,盖茨在纽约举行的世界经济平台上讲话。他说:“我看不出(世界经济)在今年有任何明显回升的迹象。日本一定不可能回升;美国也不会回升。”[注22]

由美国各类巨型公司行政负责人组成的工商金融业委员会[注23],就美国经济近况和进步前景问题于2002年2月向其成员征求怎么看,也就是做了一次普查。其结果是:该委员会75%的成员觉得美国经济目前仍处于“衰退”中;77%的成员觉得这场“衰退”将于今年结束。[注24]这个调查结果,与比尔·盖茨的看法基本一样。不一样的是,比尔·盖茨从事的是电子计算机软件研制、开发、生产业务,他的察看主如果从高科技企业的不景气出发的,因而对经济前景的严峻形势看得比较重;而这个委员会的组成涵盖了美国几乎所有巨型垄断企业的成员,他们的察看超出了高科技企业,因而对这场“衰退”结束时间的估计比盖茨要乐观一些。

第六种,是以美国摩根=斯坦利资金投入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洛奇为代表。出席了2002年3月下旬在北京举行的“中国进步高层平台”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史蒂芬·洛奇讲话。他说:“美国经济将要经历长时期的破灭过程。企业界担忧美国经济将出现W型的双重降低。”[注25]

同年2月在纽约举行的上述世界经济平台分组讨论会上,各组召集人都提出了一个同样的问题:美国这场“衰退”会呈现V字型复苏吗?每一个组也都得到了一个同样的回答:不会。在各组会议上最明确的结论是:美国这场“衰退”将呈现W型。戈德曼-萨克斯资金投入银行负责人主持的小组会上,对这个问题甚至举行了一次投票;其结果仍然是W型。也有人在会上提出另一种怎么看,即U字型。[注26]

第七种,以美国经济学家道格·凯西为代表。他在一篇文章里写道:“大家正在走向有史以来最紧急的经济萧条。”[注27]

美国有的其他的经济学家与他持有相同的看法。

本文将对上述种种看法予以评论。

要指明上述争议各方看法的正误,重要是要回答三个问题,即:

第一个问题:美国是否发生了近期这场经济危机?

第二个问题:这场危机是不是已经结束,或者说这场危机是不是已经进入复苏阶段?

第三个问题:这场危机是不是还会进一步进步和怎么样进步?

回答第一个问题,事实上就是要辩明以奥尼尔部长为代表的一派的看法是不是正确。为此,就有必要涉及以下事实:

(1)在美国,2002年是中期选举年;驴(民主党)象(共和党)两党要围绕着联邦国会众议院全体议席、参议院1/3的议席、一些州的州长和州议会的职位展开角逐。而这次选举的结果又与美国的经济情况息息有关。作为一位象党政治家、执政的象党政府的财政部长,奥尼尔先生拒否认美国发生了这场经济危机,根本缘由在此。

(2)我在《再论》、《三论》、《四论》里,反复列举了很多经济材料说明,美国发生了这场经济危机是符合客观实质的,无可辩驳的。对于那些准确无误的依据,就没必要再复述了。

其实,马克思主义阐明的资本主义规范本身没办法克服的固有矛盾,就决定了像美国如此的资本主义国家势必反复发生以“生产过剩”为特征的经济危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也不例外,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更不例外。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