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经济  准考证打印  公布  考研调剂信息  策略  公司研究论文  地方  基于   

浅谈医学生人文素养教育

   日期:2021-07-24     来源:www.ymtyygj.com    作者:未知    浏览:278    评论:0    
核心提示:对于大部分医学生来讲,闲暇之余极少有人自觉的去问一个问题:医学是什么。

对于大部分医学生来讲,闲暇之余极少有人自觉的去问一个问题:医学是什么。这个好像无需认真审视、深思,教科书上有现成的答案。但它只是认识疾病的学科,是专业处置疾病与人类保健的职业技术?此外它还应该具备什么特质呢?在它的功利和工具的特质以外,从它的对象看,它也还是一店面对人的知识。世界卫生组织在1946年成立时,其序文中界定健康(health)是一种“身体、心灵及社会交往的完善和谐的状况,而不只只不过没罹患身体或精神疾病”依据这个标准大家可以看出现代医学不可以只是治疗的方法,更是社会人和人之间的问题。由于,医学汇集了人类在自我(从躯体到心灵)认知、自我救助方面的常识、智慧与创造、发现,它研究的主体是人,研究的对象也是人,服务的对象还是人,疾病是人的痛苦,是心灵的损补,任何医疗的交往都是人与人之间身心救助的故事,而不止是人与机器、技术之间的对话,或者人与资金之间的故事。无论技术怎么样进步,人道原则、人本立场、人性光辉永远是医学的价值皈依与医学职业的职业操守。这也是医学人文的基本核心构成。但医学人文到底是什么?是“医学中的人文”,还是“医学与人文”,又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

人文精神是一种常见的人类自我关怀,表现为对他人的尊严、价值、运势的维护、追求和关切,对人类遗留下来的各种精神化现象的高度看重,是一种全方位进步的理想人格的一定和塑造。人文素养是打造在这基础上的对人类的幸福和痛苦有较深刻的认知,是一种领会,一种同情、理解,一种对人的本质的关怀。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疾病是让个人在工作与生活方面暂时失序。所以疾病需要得到控制(治疗),才不致影响很多个人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控制的责任由医院交由具体的大夫来进行。从医史学家西格里斯在《亨利?西格里斯论医学史》(1959)中说:“与其说医学史是一门自然科学,不如说它是一门社会科学,我曾不止一次地使医学听众感到震撼。医学的目的不止是治疗疾病,使某个机体康复,它的目的是使人调整以适应他的环境,作为社会有用的社会成员,为了做到这一点,医学常常要应用科学的办法,但最后目的还是社会的。每个医学行为一直涉及两类当事人,大夫和病人,或者更广泛的说,医学团体和社会。医学无非是这群人之间的多方面的关系”可以知晓医学不止是人类关于自己形态、功能、代谢现象与规律、生理、病理、药理常识,诊疗、护理、康复体系的构建过程,也是生命中痛苦与关怀、苦难与拯救,职业日常理性与良知的搏击、升华的精神建构历程。推进了医学由“生物医学模型”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型”的转变。故而可以把医学人文看作是在在医疗过程中主张对人的关怀倡导以人为中心的医学价值观。它是是人文精神中的一个分支。

依据社会学(美)家塔尔科特?帕森斯(Talcott Parsons,1902-1979)的理论觉得,大夫和病人的关系就好似亲子关系通常:医师帮助病人作为一个完好的健康人回到社会。因此对医学生的人文素养更应该重视培养。医学生以后的职业对象看,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个的人,面对的都是处于痛苦中的人。2005年十月1日,新华社报道:卫生部长高强坦言,医患关系紧张主因在医务职员。其中所说的根本手段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这是是规范是什么原因,但服务态度、服务水平、医患之间的交流这却是是每一个医学生以后可以做到的,也是人文精神在医务工作中的缺失的所引起的。

从个体来看,作为人,追求幸福是每一个人努力的动力,但痛苦也是如影随形的。对他人的苦难的关怀是同情,是怜悯,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一种情感。再从职业关系来看,医学的职业技术虽然愈加专业化,但其影响力却有社会干扰扩大的趋势,不少原来是医学方面的问题目前不少都成社会的问题。传染病的控制,艾滋病的治疗和控制等非常难严格的分为医学还是社会问题,这种情况下大夫的职业优越感,对待病人的权威感以科学的名义与日俱增。却忽略了病人对痛苦的感受,把病人根据合理化的原则成批处置,形成一个有医疗机构,官僚体系及系统健全的医疗设施组成一个“企业”,消磨了大夫的责任,也将大夫和病人之间的纽带剪断。致使的结果是大夫丧失了职业上帮人的快乐,病人也没办法相信他们大概在如此的情况下得到大夫全方位、科学、准确的诊治。转而向媒体和互联网探寻自己需要的信息。医学生所遭到的教育是,在学校教师传授给被动的学习者(医学生)常识、技术、价值。学校的环境塑造了学生。但如此的结果好似(美)奥佛德在《手术刀与银熊》一书中写道:“我是由一群强调专业能力与临床方法而忽略关心与感受能力的医师所练习出来的”。背离了医学的目的。

医学这门学科一直具备二重性。它是运用医学常识、技术来解决人的问题,因此,它包括技术要点和人道要点两方面。一方面要看到学会医学科学的创造、发现和技术进步,这是医学生在这个职业里需要一生学习的过程。但另一方面也要关注医学活动中的正义、公正、义务、仁慈、同情等,来重建科学的医学与人文的医学之间的平衡。

医学与人文之间的平衡其实也就是需要在进行医学常识培训的时候也要重视人文即医学人文的培养。既然医学人文是总的人文精神中的一个分支,可以由此推知可以通过对文学、历史、哲学的学习技巧培养。文学是体验痛苦推荐愉悦。如中国作家史铁生作为一个“职业病人”(1972年开始双腿瘫痪)在《病隙碎笔》中对“死亡”的体验――目前我常有如此的感觉,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时间他就会站起来,对我说:嘿!走吧。我想那是不由分说。但是什么时间,我想我大概仍会感到有的仓促,但不会犹豫不会拖延。然后,就像徐志摩那首诗所云:“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文字间流动的是豁达与洞彻,是冷的诗,是暖的幻影,安静而清洗。文学不止是赏析,最主要的还是体验。体验日常的快乐与痛苦。哲学是考虑。考虑生命的意义。

人的将来寄寓与他的哲学生活样式中。同情、怜悯、平等等观念假如不是和人的实质生活有关的话,那是虚假的。每人都努力追求和向往一种可能的上升(精神和物质上),好似目前所倡导的“和谐社会”的建设一样,人活着不止是解决温饱就结束了,还需要一种健康的生活,打造正确的生活观。在探索生命意义的过程中,仅凭常识和技术并不可以给人的生活带来幸福和尊严,完全有理由把高尚的道德标准置于这部分标准的上面,找寻心灵的自足。而历史则是对过去生活的考虑与概要。每一个人不可能脱离历史而存在。对历史的学习是一种借鉴也是学习,不论是人文的历史,还是医学进步的历史。通过学习才能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

故而在医学教育中:第一,看重医学与人文的交流,鼓励学生去阅读叙述病患过程与体验的文学作品,以多重身份(大夫、患者、旁观者)去品味、体验、理解各种非科学的病患倾诉;亲身去体验疾病,并描述。第二,重视对历史的认知,知晓医学技术与事件的进步才能做到擅长学习与发现。第三,形成“敬畏生命”的理念。培养高尚的道德,增强职业荣誉感。只有如此不止是医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健康”长成,社会也才能是完善和谐的状况。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